官方微信

欢迎关注
中华语文官方微信

小编推荐 

  • 那路

          那路铺在那个地方已经很久很久了。当人民还没有解放的时候,它就铺在那里;当那里的人们通上电线之前,它就铺在那里;当那一带只有稀稀落落几处老式平房时,它就铺在那里。    那路是一条青石垒铺的小路,高低起伏,错错落落。石块的缝隙中,偶尔长出青苔和一些不知名的杂草,使那路更显得古朴而静谧。行人每次走进这条路,总会不自觉的放慢脚步,小路两旁,槐树枝繁叶茂,仿佛撑开了一把把绿色的大伞,搭成一个连绵不断的遮阳棚,使行人走在林阴道上,舒适凉爽。在这条路上,他们远离了尘世的喧嚣与嘈杂,放下了身上的枷锁,这里没有官场的勾心斗角,尔虞我诈,没有人心的险恶,他们可以全身心的投入自然,聆听自然。这里,是他们的乌托邦;是他们的象牙塔;是他们的桃花源;是他们灵魂的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老 幺

    □王遴菲  “幺”,莫非他是家里排行最小的?可后来才知道,这只是邻里间给他起的绰号。老幺已经五十多岁了,从干这行开始,每天都来,雨雪都拦不住,八九年了。  其实门前路过的卖鱼人不止老幺一个,可大家却格外关照老幺的生意。尤其是我奶奶,每天买老幺的鱼不说,还喜欢和他聊天,一唠叨便要十来分钟,完全不理会别的卖鱼人。问她为什么,她说,老幺老实,从不乱抬价,不像其他几个卖鱼人,不仅油腔滑调的,鱼的质量还不好。  久而久之,老幺的名声更响了,大家路过也不忘和他打招呼:老幺,今天有些什么鱼啊?  那天,爷爷奶奶去吃酒席,忙着写作业的我留守在家。奶奶临走之前还不忘交代我买老幺的鱼。  “大姐!在家吗?”时间一到,老幺习惯性地朝屋里喊着奶奶。  “来了!”我大声应和。  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  一恨鲥鱼多骨,第二恨金橘太酸,第三恨莼菜性冷,第四恨海棠无香,第五恨曾子固不能作诗。”张爱玲只恨红楼梦未完,读了便觉得再加一个闸蟹少螯。在庭中设案,月光要来温酒,桂子扑落了的暗香弥离和着几捧秋菊的香气盈满了衣袖,月亮弯成牙,像一个少女,唇红齿白,眉清目秀。  不去秉烛照海棠,而去把蟹爪与醅醪微蒸,直至渗透了酒香。一碗绍兴老酒,泛着琥珀光泽。在霜降前、于鱼篓中翻出陈醋佐以姜末白糖,蘸醋食之,掀盖吃斗,月光惊动了碗莲叶尖的鸟雀,水木尤是清华。想起诗经;山有扶苏,荫有荷华,可惜不见扶苏。只见娉婷袅娜的莲,加上藕芯粉团,相映成趣。席间更应备好橘,栗,笋,食毕奉上一壶菊花茶,也是洗净今人终不倦了。此时应捧着一册《随园食话》或一本古籍,翻到曹老的“螯封嫩玉双双满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水墨嵊州

      嵊州就像一幅水墨画,有黛笔勾勒的连绵群山,有淡墨描绘的江湖河流,更有那白墙黑瓦的崇仁古镇。轻抚这卷面,伸手细细描摹那处细笔勾勒,淡如清水的墨香入鼻,如滑入温泉,渐渐地,静静地,梦回那带着历史遗迹、古文气息的崇仁古镇,以一个现代人的身份,二十一世纪新青年的视角,细细品味那从诗词书画中走出来的崇仁古镇。  天刚霁,青石板的凹宕处,盛了些许澄澈的雨水。蹲下身来,可从那一掬雨水中,窥见古镇的缩影。那一片小小的缩影,带了些彩虹的蓝、紫,那是光的散射,似一张加了滤镜处理的照片,小小的,静静的,缄默无声。风掠过,水面微动,反射的画面也出现了丝丝褶皱,似古镇从睡梦中醒来时微颤的眼睫。  腿蹲麻了扶着那白墙站起来。“咚”一滴水珠擦着脸颊落入水洼中,声音短且清脆。抬头,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瞬间

      黄昏的片刻,在一天二十四小时的衬托下,实在是微不足道的短暂瞬间,却拥有着不可言说的独特魅力。被阳光晒得发烫的柏油马路逐渐冷静,车水马龙却没有早晨的急躁催促;夕阳影影绰绰地勾画树叶的轮廓,那些如酒般尘封的往事香醇地涌上心头;偶尔想起“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”,愁绪便在心中固执地扎根,不肯离去。晚霞温柔地裹挟着巨大城市的疲惫,用母亲般温暖的手掌轻拂我们内心的急躁与不安。微小如尘埃的心事,在黄昏的催化下悄然发酵,在平凡普通的生活中开出幸福的花朵。     我爱着黄昏的茶米油盐酱醋茶,爱这长路漫漫与牵挂。晚高峰的拥堵,在飞速发展的城市中已成常态。在路旁的摊位上买了菜,我坐在公交车里看着一动不动的车流发呆。手机铃声粗暴地打断我,听筒里传来母亲温柔的问候:“到哪了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给异想天开一点空间

       我们都年轻,异想天开是资本;我们都稚嫩,异想天开是本性;我们都青春,异想天开是天赋。所以,在路上奔波着的,请扬起异想天开的风帆,乘风起航。      让我们一起去茶馆享受午后阳光的温馨浪漫,感受空山新雨后的甜腻空气,聆听入竹万竿斜的飒爽秋风,领略有朋自远方来的欢欣愉悦。      在年少轻狂的岁月里,年轻的人儿展开异想天开的翅膀,在自由天空中翱翔。      曾经看到这样一句话:“要么再大的世界中生存,要么创造自己的小世界。” 很多时候,我们不得不像蜗牛一样,给自己背负沉重的行囊,戴上思想的枷锁。长久下去,现实的残酷终会压弯你的脊背。那时,不妨在你自己的小世界中且行且憩息,脱去所有的负担,且啸且徐行。      所以,不要让忙碌的生活桎梏你自由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等待子瞻

      梨花淡白柳深青,柳絮飞时花满城。惆怅东南一枝雪,人生看得几清明。——苏轼   缺月挂疏桐,黄州的雨在下着,顺着屋檐,从瓦当滴下蜿蜒,泻成青帘。拣尽寒枝不肯栖,  一方墨砚压着素白的宣纸。寒食,却只他一人,屋内的灶台被雨水润湿,撑不出火。桌上的字愈发清晰,轻而易见的沉重心事,一笔一捺都力透纸背,如有千钧石块压着。  被称天下第三行书的《寒食帖》还在台北故宫博物馆缄默着,不发一言,寂静无声。日暮柴扉遮不住心中风雨,你却是出了名的豁达。即使偶失龙头望,也不会是在烟花巷陌自称白衣卿相的柳永;更是无法贪恋“舞低杨柳楼心月,歌尽桃花扇底风”的繁华迷离。最多只是感慨着人生须臾,羡长江无穷。  无论身处何地,都能把日子过得舒坦自然,万千忧愁只化作几首小词,和着一杯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西风起

      丝丝袅袅的棉絮连成天边的云,淡淡的一条,晕开,又没粘紧,有风,即又散了。张季鹰看着奄奄无波的湖面,想了想不久前的自己,曾经的自己,前一刻毫无斗志的自己。  西晋要亡了,大军压境,乌泱泱的,不久便要撞开孤零零的大门,将士们嘶喊,破竹的气势,天边残阳如血,气息奄奄而日薄西山。接下来如何? 之后就如此这般了吗? 青云长天下,英雄就一定气短吗?  淝水之战谢玄的历史,会重复吗?张季鹰明白,死灰是吹不起的,百足虫已经僵了,阿斗也再没有另一个诸葛亮来为他出师了。死亡吗? 即使是困兽之斗恐怕也再没这个机会了。  张季鹰看着水中小渚,眼神涣散,思绪飘过了好远好远。河岸的小舟浮着,鱼跃出的水花又回归涟漪,莼菜鲈鱼的乡菜还在吧。无以为国,总要保护着家,回家吧。家中老母的饭菜还是热的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首页 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 末页
  搜索标签
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
Copyright ?晋ICP备11003498号-1
香港曾长生开奖结果